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仙玄传说 第四百三十三章 转机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5:16

仙玄传说 第四百三十三章 转机

那土地婆走近几步,微微躬身,说道:“老身斗胆,刚才无意中听到了上仙和公子对话,突然想起一事,不敢不说,所以便现身來见,”

霍君白听她这么说,心中大喜,连忙问道:“土地婆婆,您是说有什么办法能救我姐姐,”

“据老身所知,在三十三天离恨天之上的兜率宫,太上道祖他老人家新炼有一种名为九转还魂丹的丹药,俗称还阳丹,若是上仙能去求得一颗,那便有起死回生之功效,”那土地婆轻轻顿了顿拐杖,缓缓的说道,她所说的太上道祖便是炼丹的祖师爷太上老君,

听得此言,霍君白求助性的看向白冰儿,意思是此法是否可行,

但白冰儿却是无奈的苦笑道:“你想的太简单了,我师尊孔雀明王大人曾经说过九转还魂丹之事,那种丹药,你们当随便谁都能服用啊,”

“怎么,”霍君白心中一慌,

“九转还魂丹只能救治寿命未尽却枉死之辈,如西游记中记载的乌鸡国国王,他便是不该死之人,你姐姐命中有此一劫,且不说我师尊能不能要來九转还魂丹,就算要來了,她服下有沒有作用,也是未可知之事,”白冰儿苦笑摇头,

但那土地婆却是微微一笑,道:“能不能起作用,得见过太上道祖他老人家才知道,”

白冰儿见她笑容里充满了自信,心中微微好奇,问道:“仙官,你怎么知道九转还魂丹之事,”她心想以一个偏远之地的土地婆,居然能得知太上老君新炼丹药之事,又恰好在这个时候将情报放出,难道这一切竟是有上届仙人暗中牵引,

“上仙恕罪,此事乃是天机,恕老身不便解释,”土地婆微微欠身,又道:“老身话已传到,先行告退,”

随着一阵青烟升起,土地婆身形渐渐散去,白冰儿轻轻咬了咬下唇,闭着眼睛静静思索,卓立在峰顶久久不动,霍君白在一旁连连度步,心中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但却不敢打扰到她思索,

“君白,若我所料不错,你姐姐应该有救了,”良久后,白冰儿睁开眼睛,语气十分肯定,

霍君白心中大喜,连问:“冰儿,你想到什么了,”

白冰儿度了几步,点头道:“土地山神之流虽然是受过天界正式册封的仙人,但他们在天界是级别最低的神仙,以他们的职位,不可能得知太上老君新炼了什么样的丹药

仙玄传说  第四百三十三章 转机

,换句话说,也就是这个信息是有人告诉她的,”

霍君白点了点头,承认她说的有理,示意她再说下去,

“而且告诉她这个信息的人,很可能就是太上老君本人,因为老君炼制丹药种类繁多,光带有‘九转’二字的,就有九转zǐ金丹,九转金丹,九转大还丹,九转还魂丹,九转混元丹等等,老君向來不是一个张扬的人,旁人能得知他新炼出丹药就已经不易,不可能还详细到知道他老人家炼出什么功效的丹药,小小土地婆,怎能知道的如此详细,而且她离去之时,专门说了一句‘老身话已传到’,这就说明一切有人暗中主使,所以我才断定,这个信息可能就是太上老君本人告诉她的,”白冰儿停下脚步,振振有辞的说道,

愣了一愣,霍君白还未说话,霍君瑶就已经皱眉问道:“前辈,世间生生死死之事一日间何止千万,君瑶乃是下界一凡人,太上老君怎么会为救我性命炼制丹药,”

“世间生死虽多,但在冥界判官手中却都是井井有条,历历在目,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看似简单的生生死死,也许能牵扯到一些影响很大的事件,以老君法力,自然能够做到洞察先机,所以我想老君之所以这么做,背后会不会有着很复杂的真相,”白冰儿抬头看着无限的苍穹,似是喃喃自语,

霍君白心想既然霍君瑶的生死能被天界的道祖所关注,那么一定有存活下去的理由,便问道:“冰儿,话说到这里,可是怎样才能去太上道祖那里要來九转还魂丹呢,”

白冰儿唯一思索,道:“老君住在三十三天之上的离恨天兜率宫,我倒是有办法过去,”

“那现在怎么办,”霍君白对天界之事毫无所知,只能继续发问,

“还能怎么办,既然老君传话至此,那只能去面见他老人家了,”白冰儿耸了耸肩,

正当这时,两道人影从远处飞來,正是御剑飞來的燕小霞和利用机关木履喷射装置飞來的公输若兰,

二人飞行过來,从剑身上跳下地來的燕小霞道:“白姑娘,总算找到你们了,可让我们好找啊,”

公输若兰也降落下來,向霍君白道:“师傅师傅,白师娘可真了不起,刚才你是沒见到,她把天星国皇帝秦逆流打的抱头鼠窜,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啊,”

“难道秦逆流來了,”霍君白一惊之下,连声问道,

“來了,刚露了个脸,就又被白师娘打跑了,”公输若兰看向白冰儿,满脸的崇敬,

白冰儿微微一笑:“只可惜沒能杀死那家伙,沒想到他手中竟然有六根秘影云鬃,一瞬间内幻化成六个假身,让我也失了手,”

秘影云鬃乃是八品妖兽秘影摩云兽头颈处所生鬃毛,一只摩云兽颈中只生有九根秘影云鬃,又被称之为“救命鬃毛”,当时在天星城霍君钰和拓拔信以为自己杀掉秦逆流的私生子刘焕之时,他便是借此鬃毛逃生,

秦逆流为刘焕之父,所以他手中一定有数根秘影云鬃,他知道霍君白有墨枢相助,正面來攻不见得是他对手,所以他也一直在等机会,等霍君白上狂山派报仇之时,趁他对战叶狂风之机出手,

霍君白和霍君瑶刚刚和叶狂风交上手,秦逆流就已经出现,只不过被随在霍君白身后的白冰儿所发现,她当着燕小霞和公输若兰的面连破秦逆流六个假身,而后才赶过來,

虽然秘影云鬃造出的幻象可以被白冰儿这等修为所看破,但是他毕竟是拥有蓝色战气的武圣修为,在幻化出六个假身的同时再全力逃命,秦逆流才从白冰儿手下逃脱,

“师傅,这又是哪位师娘,”公输若兰看到一身绿衣的霍君瑶站在霍君白身边,秀美异常,惹不住出言调笑,

霍君白皱眉道:“若兰,别胡说,这是我的表姐,霍君瑶,”接着又给霍君瑶介绍了燕小霞和公输若兰,

燕小霞叹道:“君白兄弟,你说你怎么身边都是大美人呢,翟姑娘,慕小姐,白仙子,现在又來了一个君瑶姑娘,啧啧,”

“啊,原來是君瑶师姑,请受公输若兰一拜,”公输若兰吐了吐舌头,连忙冲着霍君瑶一拜,

脸上微微一红,霍君瑶道:“公输姑娘不必如此,你称呼我一声姊姊即可,”

“对了,师傅,君钰师姑夫妇二人也來了,他们二人不会御剑,便拜托我们來找你,让你们回去相聚呢,”公输若兰想起一事,连忙说道,

“君钰,她在哪里,”霍君钰和霍君瑶是一母所生,她听说霍君钰來了,心中大为激动,连忙细问,

燕小霞替公输若兰答道:“他们此时已经來到狂山派山门之处,在那里的石亭中相侯,”

“好,我去见她,君白,你也去吧,”霍君瑶脸上露出喜色,就要御空,

“好,反正这里的事也已经处理,完了,我们过去,”霍君白点点头,几人一同御空返回,

.......

叶狂风自爆身躯,将狂山派连同西陇青山山峰一同炸毁,但西陇青山高有千丈,狂山派山门处于山底,却是不曾受到损毁,

霍君白等人回返之时,看到的却是一地的尸体,他大惊之下,颤声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燕小霞笑道:“君白,不需担心,这些都是狂山派逃下來的弟子,刚好你那个君钰表姐沒有参与到你们剿灭叶狂风的战斗,窝了一肚子气,便拿这些漏之鱼开刀了,”

听他这么说,霍君白才松了一口气,这才看清地上那些尸首,果然都是身着狂山派弟子服装,而人人身上都是受到咽喉处剑伤所毙命,看手法正是扬舟月的功夫,想必这些人都是被霍君钰和她丈夫拓拔信所杀,

“君钰他们在那边,”霍君瑶飞起來环顾了一下周围,指着东北方向叫道,

众人一同过去,只见除了霍君钰还有拓拔信外,还有一个身穿蓝袍的青年男子,面目陌生,以前却是未曾见过,

霍君钰见到霍君白等人,也不及叙旧,先指着那蓝衣青年气哼哼的道:“君白,这人大言不惭,居然说你们抢了他报仇的机会,”

霍君白拉过霍君钰,指着霍君瑶,笑道:“君钰表姐,你看看这是谁,”

霍君钰这才看清,霍君白身后的绿衣女子竟是自己的姐姐霍君瑶,一时间不禁惊得呆了,

池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治疗男科费用
渭南治疗卵巢炎医院
济南银屑病医院网络咨询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