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终极盆栽 第99章 一次两次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8:48

终极盆栽 第99章 一次两次

“好臭啊,感觉周围有点臭呢。”杨秋霜秀眉一颦,妙目四顾,朝周围看了过去。

陆小伟也闻到了一股臭味,十分的刺鼻,似乎是厕所里面屎尿的味道,闻了几下,陆小伟忽然伸手抓住杨秋霜的胳膊,不让她继续往前走:“霜霜,别动,味道好像就是从我们食不归门前传过来的。”

说着话,陆小伟打开灯光,朝食不归门前照了过去,一眼就看到食不归门前多了一堆污秽的屎尿,刺鼻的味道就是从这里传过来的。

“啊,这是怎么回事儿?”看到这一幕,杨秋霜忍不住惊呼道。

陆小伟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是有人在我们食不归门前泼粪,或者就是挑粪的从食不归门前经过,不小心洒了一些粪出来

。”

“可是小伟哥,我们沁园商业街好像没有挑粪的呢,现在的厕所已经用不着挑粪了。”杨秋霜疑惑地道。

陆小伟想了一下,想不出个头绪:“先不管是谁做的,我们先把这里收拾一下,不然等到客人上门就麻烦了。”

“嗯,好的。”杨秋霜点了点头,陪着陆小伟一起不顾脏不顾臭地把这堆粪好好收拾了一下,又在食不归门口喷上空气清新剂,这才回到店里开始做饭,只是两人的心情都受到了点儿影响。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马上客人就要来了,赶紧做饭要紧,一早上忙忙碌碌地过去,客人们并没有发现食不归门前的异常。

陆小伟和杨秋霜把泼粪的地方打扫的很干净,再加上有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掩盖,倒是没有引起客人的厌烦。

只是到了快九点的时候,杨秋霜忍不住问道:“小伟哥,我们要不要问一问周围的人,看看他们知不知道是谁在我们食不归门前泼粪的?”

“昨天晚上乌漆嘛黑的,你觉得会有人看到吗,如果是不小心泼的粪还好,但是如果是故意的呢,想要找到对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陆小伟道。

杨秋霜讶然道:“可是我们又没有得罪什么人,他们干嘛要泼我们的粪呢?”

“谁知道呢。”陆小伟笑道,收拾了一下小店,带着杨秋霜朝千山苑赶去:“管他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对方是故意的,那他今天晚上肯定还会动手的,到时候我会守株待兔。而且反正又没有影响我们食不归的生意,暂时不用理会这件事情。”

杨秋霜点了点头:“好吧。”

两人回到千山苑学习食谱,陆小伟准备下周再推出几种新菜,让食不归的生意更上一层楼,杨秋霜也想要学习厨艺,以后可以为陆小伟分担一下。

为了学习一种比较复杂的菜肴做法,两人多耽误了一会儿,下楼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加快了速度赶往食不归,只是刚刚赶到食不归,陆小伟和杨秋霜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此时此刻在食不归门前,已经有好几个客人了,不过这几个客人都分散在食不归周围的树荫下面,不敢靠近食不归的大门,因为在食不归的大门口又被人泼了一堆粪,臭气熏天。

“这是谁呀,这么缺德,居然在饭店门口泼粪,这是不想让陆师傅做饭了吧,未免太过分了。”

“谁说不是呢,刚刚已经有好几个客人离开了,陆老板怎么还没来,再不收拾一下,中午的客人估计要跑一半。”

“小伟一定是得罪什么小人了,或者就是遭到小人的羡慕嫉妒恨了,所以才有人做这种恶心的事情。”

……

听着几个客人的议论,陆小伟脸色阴沉,连忙打开店门,开始收拾起来,看到陆小伟来了,几个客人都围了过来。

“陆师傅,你要小心了,对方显然是冲着你的食不归来的,这次泼粪恐怕只是开始。”

“对呀,一看就是故意泼的,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凑巧,偏偏就在陆老板的食不归门前多了一堆粪便,其它地方屁事没有。”

“小伟哥,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小人了?”

……

看着几个满脸关心的客人,陆小伟笑道:“谢谢大家的关心,这件事我会好好查查的,一定会揪出那个小人。”

如果说第一次泼粪还有可能是无意的,那么第二次又泼了这么多粪,而且还正好泼到食不归门前,其它地方一点儿都没有,那就有问题了。

陆小伟已经确定是有人跟他的食不归过不去,所以故意来恶心他,影响他的生意,而且还已经有了效果。

可是到底是谁呢,自己在这附近似乎没什么仇人呀,四安寨那些跟他家有仇的亲戚朋友连食不归在哪儿都不知道,更不可能来泼粪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考虑片刻,陆小伟暗道第一次泼粪是在夜里,想要查很难,可是第二次泼粪就在今天上午,应该会有人看见,待会儿要去问问周围店铺的老板了,看看有没有人发现可疑人士,实在不行的话就在食不归门口安装监控摄像头。

考虑妥当,陆小伟开始做饭,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不过因为接连两次被泼粪的缘故,就算是有空气清新剂遮掩,还是有淡淡的臭味蔓延,让一些客人大为厌恶,又走了不少客人。

中午的生意差了不少,下午两点就结束了,陆小伟连忙收拾了一下小店,来到食不归左边的饭店大碗菜,大碗菜的老板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干干瘦瘦的,手艺马马虎虎,生意也是马马虎虎,名字叫江龙。

陆小伟来到大碗菜的时候,大碗菜的青年老板江龙正在打游戏,一直到陆小伟走到他身边都没有发现:“江老板,问你件事情。”

“哦哦,吃饭吗?”江龙这才惊醒过来,连忙抬头看向陆小伟。

陆小伟笑道:“我不吃饭,我是有点事情想要询问一下江老板。”

“你说吧。”听到不是吃饭的,江龙顿时没了兴趣,继续低头打游戏。

陆小伟道:“江老板,不知道你今天上午看到有人在我的食不归门口泼粪吗?”

淄博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黄冈治疗性病的医院
七台河治疗龟头炎医院
淄博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黄冈治疗性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