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第二十七章 父子

发布时间:2019-12-04 18:26:50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第二十七章 父子

“李武师……馆长来了,想见你一面。”

李求仙晋至入微之境第四天,温婉在送餐时请示道。

“馆长。”

李求仙停下了自己的拳架子。

“梵馆长?”

“是。”

作为直辖市、国际金融中心,夏尔市馆长的分量仅次于总馆长。

这位梵馆长年龄不到四十,一身修为却已晋至蝇虫不能落、一羽不加身的化劲阶段,属于长空武馆当中硕果仅有的三大化劲高手之一,且是三大化劲高手中最年轻的一个,将来最有希望再进一步,抱丹坐胯,练出丹劲,成就一代宗师。

“什么时候。”

“随时可以。”

“那就现在。”

李求仙说着,走出训练室。

温婉在前方带路,带着李求仙很快来到馆长、副馆长们居住的内院,在一个两进两出,充满着古朴风韵的四合院中见到馆长梵。

梵,就是他的名字。

在李求仙踏入院落的第一时间,目光已落到了这位梵馆长身上。

他看上去不算高大,只有一米七二上下,身形松垮,站立随意,云淡风轻,可就这么随意站着,却给李求仙一种他能从任何一个地方,暴起攻击任何一个方位的错觉。

此时他和一个似乎不到二十的女子正在等着,副馆长李维在旁作陪。

在李求仙的脚步声传来时,他已先行转身,目光落到李求仙身上。

两人的目光在虚空碰撞,烁烁逸散的精神,让两者目光同时一凝。

这位梵馆长的神……

不在他未曾用秘法蕴养前之下。

“李武师。”

“梵馆长。”

两人打了个招呼。

“李求仙……你的精气……”

李维在李求仙踏入院落时,目光就在他身上不断打量,在他敏锐的感应中,李求仙的精气相较于几天前不止没有增长,反而……

衰弱了一分!?

“无妨,小问题罢了。”

李求仙平静的应了一声。

辛得李维不是四天前看到他这一模样,不然会发现他的精气亏损的更厉害。

四天来靠着药物滋养,他的精气损耗已经调理过来,再有一日,便能恢复如初。

时间比他想象中快了两天。

这一切,都是入微之境带来的帮助。

“李求仙,这几日你在训练室中闭门不出应该不知道,你挑战龙泉武馆一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不止我们夏尔市圈内的武者,不少外来武者都闻讯赶来,想要见证一番你单身一人的踢馆之战,这一战可以说已经称得上我们两家的颜面之战,不容有失,因此馆长才会结束对中南军区特战队的训练指导,提前返回,你可万万不能让馆长失望了。”

李维肃然道。

梵笑着道了一声:“也不要有太大压力,我从亚京请来了成名武道大师安老和欧老替你做见证人,到时候你放手施为,打出我们长空武馆的威风即可。”

李求仙微微一颔首。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直言。”

“没什么。”

李求仙道。

梵看着李求仙,对于他这有些冷淡的态度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着邀请道:“要么,我们两个试试手?”

“不用了。”

一旁的少女听得李求仙居然拒绝了,不禁皱了皱秀气的眉头:“李武师,我师傅所说的试试是想给你指点一番,看看你有什么不足之处,再根据你的不足之处给出改善意见,免得你到时候对上龙泉武馆的暗劲武师战败丢了我们长空武馆的脸面,要知道,你虽是以个人名义发出了战书,但一个武者哪来那么大胆子挑战一个武馆所有暗劲武者?圈子里的人都会觉得这是我们长空武馆在暗中授意,想撇都撇不清,你……”

“小洛,不得无礼。”

梵对着少女训斥了一声,转向李求仙道:“苏洛这个丫头被我惯坏了,还请李武师不要见怪。”

“我能理解,只是……我不擅长与人试手。”

“既然如此,我便和你说说龙泉武馆你称得上劲敌的对手吧……你打败过史丹,打败过唐纳修,以他们往下可以一线划去,但你挑战的是龙泉武馆所有暗劲武者……不排除他们到时候使用车轮战术。”

一旁的李维听了皱了皱眉头:“龙泉武馆不会这般无耻吧。”

“事关武馆颜面、名气,龙泉武馆让人车轮出战并非没有可能。”

梵摇了摇头,道:“龙泉武馆暗劲武者众多,但……生死相搏仍愿替龙泉武馆出战者

,只有二、三十人,这二三十人中,你最需要小心的是铁塔、裘德诺,以及朗狼。”

不需梵开口,李维已经将一份资料放到了李求仙面前,里面还携带了一张光盘。

“这是铁塔、裘德诺、朗狼三人的资料以及这些年来的战绩,你好好看一下,有个心里准备。”

李求仙目光落在这份资料上,点了点头。

他现在最缺的就是见识,观看强者交锋和亲自下场带来的经验不可同言而语,却也能够扩宽他的视野,让他对武者更加了解。

“时间紧迫,我就不和你多说,有什么需要的开口便是,你需要做的就是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以应付十天后的挑战。”

“多谢。”

李求仙道了一声,将资料收下,转身离去。

“馆长,你怎么看……”

待李求仙离去后,李维才询问了一声。

“唐纳修的说法是对的,他……确实练出了拳意。”

李维顿时一惊:“他怎么练的?”

“这种东西……和武者本身的经历、悟性有关,属于一种玄之又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他虽练出了拳意,但绝对不是师傅你的对手。”

一旁的少女苏洛撇嘴道:“师傅好心想指点他,他还不领情,真是狂妄自大。”

“你呀……”

梵有些无奈的看了苏洛一眼:“李求仙不愿和我交手,或许是他的武道真不适合和人交手的原因,毕竟,每个人的武道理念都不相同……就好像那位号称东盟第一剑的落烬,他的剑,就是杀戮之剑,剑出杀人,若不杀人,剑意受挫,他的剑道就会失去锐气、杀气,直至泯然众人。”

“剑圣落烬可是我除了师傅你外最崇拜的人,他哪能和剑圣落烬比?也太抬举他了。”

“是龙是虫,十天后就知道了。”

……

李求仙用了一天时间将光盘中的录像带看完。

铁塔、裘德诺、朗狼三人都是暗劲高手中的佼佼者,纵然身为科里行省的坐镇大武师史丹都无法比拟。

并非两者间的暗劲、体力相差太大,而是……

拳法不同!

史丹,练的是克敌制胜的拳法!

而他们三个,练的是致命杀人的拳法!

擂台比武,三人只能略胜史丹一筹,生死搏杀,史丹不是三人中任何一个的对手。

……

就在李求仙观看着龙泉武馆暗劲武者和人争斗的录像时,一个未知打到了李求仙手上。

接了,李求仙沉默了整整半个小时。

“李少阳……”

李求仙那没有任何焦距的眼瞳渐渐收缩,回过神来。

有些事,他以为自己已经斩断了,放下了……

可实际上……

还没有。

那个人,仍能乱他道心。

“那么,就彻底做个了结吧。”

而后……他离开了长空武馆,往中那人约定的地点走去。

宝宝口臭
小儿干咳
孩子发烧39度手脚冰凉
小孩儿不爱吃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