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我是明朝一小神 第七百二十四章 再挑浑源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3:46

我是明朝一小神 第七百二十四章 再挑浑源

和“这也太狠了。”杨慎和钱若望缩在角落里,看着方洪大发神威,将数十个人追着打,只看得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们从没有想到过,一个人的实力可以厉害到这个份上,这可是七八十个人呐,都快顶的上一个百户所了。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一个个不住的哀嚎着。方洪下手并不重,仅仅是小惩大诫而已,如果真的杀人,那当地的官府可就要疯了。

“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这铜陵所有的街道,从来是我的地盘,你们这些人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如今竟然敢勒索乡邻,公然械斗,真当我是吃素的啊。”方洪大吼了一声,心头观想狮子印,一道无可抵抗的威势,瞬间笼罩在了两方人马的身上。所有人只觉得自己的心神震慑,内心深处留下了一个恐怖的阴影。

“滚,快给我滚。”方洪再次喝了一声,而本来趴在地上的众人,就像是被狼撵了一样,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拼死了往远处跑去。

在这些人走了之后,杨慎二人才心惊胆战的跑了出来,看方洪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头披着人皮的妖怪。

“方兄,这就是你说的方法?”杨慎将自己面上的粗布给扯了下来,咽了一下口水说道。

“是啊,你们看我的法子多么的简洁明了,这些人就是狗皮膏药,只有下狠手,才能扯下来。”方洪挑了挑眉,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够明了的,不过这个法子,一般人可用不了。”杨慎苦笑了一声,似方洪这等身手的,全天下又有几个?一个人追着七八十人打,那就跟说书人的故事一样。

“这才刚刚开始,听小二哥说,城内来的教派不少,我要挨个上门,将他们都给揍一顿。”方洪哈哈一笑,然后大步的往远处而去。

杨慎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可奈何。确实,在你的实力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你就会变成了一个无解的存在。

三个人转过了几条街,来到了一处有些破败的大院之处,这处院子虽然很是老旧了,但占地却是极大,一个城内能有这么大的院子,他的主人想必身家不菲。

而在这家院子的门口,则斜插着一根竹竿,竹竿上挑着一块白布,白布上面写着“浑源”二字,再其下则是一个太极阴阳鱼的标志。

浑源教,原本也是白莲教的一支。实际上,这天下大半杂七杂八的教派,都能跟白莲教扯上关系,因为他们就是专职做这个的,随便出去一个坛主经主,就能扯个大旗,自立门户。

“笃笃。”方洪上前敲了敲门,却无人理睬。听声音,里面还是很混杂的,似乎有搏戏吃酒的声音。他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人来开门。

“方兄,要不我来喊一声?”杨慎见识过方洪的战斗力了,胆子也大了许多,便自告奋勇的上前说道。他一个名满天下的才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让钱若望觉得十分吃惊。

“不用,既然喊不应,那就直接破门吧。”方洪摆了摆手,他刚刚敲门的动作不轻,里面的人八成是听到了,只是不打算开门罢了。既然这样,那就算杨慎上去喊门,那也是无济于事。

“破门?怎么破?”杨慎此刻就感觉自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一样,怎么有些听不懂方洪的话了呢。

“当然是……这么破!”方洪左脚往前移动半步,右脚发力,拳头横击而出,速度快到了极点。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拳就已经轰出,砸在了大门之上。

这大门是上好的梨木所制,有半尺厚,高有近一丈,重量怕是千斤往上了。如此大得一个分量,根本非人类所能撼动的。

但是,在方洪的一拳之下,这扇如此厚重的大门,竟然咔嚓一声,传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紧接着,和大门连接的铆钉,竟然崩的一声和墙壁分离。

“咕咚。”杨慎和钱若望同时喉头滚动了一下,我的个亲娘,这还是人类么?能打是一回事,但力气堪比妖怪,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世上也有不少厉害的高手,那些高手一打十几个也不成问题,可那都是通过高超的技击技巧实现的。似这等硬碰硬的力气,哪怕当年的徐达、常遇春也做不到这么夸张吧。

“轰。”方洪再次的砸出去一拳,而这下子,那大门再也承受不住恐怖的撞击,直接铆钉炸裂,飞出去好几丈。

“哎哟。”这院子里面,正有人在搏戏呢,玩耍的正酣,就听到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了一扇巨大的木门砸了下来,直接压在了十几人的身上,把他砸的哭爹喊娘的。

而里面的人也是懵了,这个什么情况,莫非是军队攻进来了?不然这大门怎么被撞飞了?他们如何都想不到,这竟然是被人用拳头给砸开的。

砸开了木门,方洪长吐了一口气,只觉得十分畅快,这么多天以来,他一直都在潜心的淬炼身体,却从未试过自己的极限。今天全力出手,让他心底的压力都被释放出来了不少。

“来者何人,前来所为何事!”院内的众人迅速的围聚在了一起,不少人从屋内操起了家伙,一脸警惕的看着这三个蒙面的怪人,还有一些人,则是四处的张望,想要看看这砸门的工具在哪呢?以刚刚的动静来看,估计是动用了军队的攻城器了,不然这么厚一扇门,你总不能告诉我是这三个人徒手砸开的吧。

“我是你爷爷,上来踢场子的。”方洪大步的迈入了院中,扫了一眼众人,开口说道。

“找死!”这些浑源教的人,也是嚣张惯了,在这几条街上,就算是官府的人也不怎么敢惹他们,如今一个小子这么狂妄,肯定得给他一个教训。

“嘿嘿,刚刚三阳教和弥勒教的人也是这么说的。”方洪笑了一声,上前一步,伸手一捉一拽,就将一个人手中的木棒抓在了手里。而那个人也迷糊着呢,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自己的武器就到了别人手中了呢?

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医院
东莞市塘厦人民医院
治癫痫病常德哪家医院好
河源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唐山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