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修仙缘纪 第七十一章 又见王书桓

发布时间:2020-01-13 14:10:52

修仙缘纪 第七十一章 又见王书桓

听到脚步声传来,袁太立刻警惕了起来,不过目前能动用的只有少许的神念,也只能先观察一下情况了。

不一会,这脚步声便到了石室门前,石室门立刻轻轻朝旁移开,来人一从门外进来,有些紧张的袁太顿时松了一口气。

来人赫然是与袁太交情不错的王书桓。

只见王书桓此时并未穿着黑甲卫的服饰,而是穿了身普通的书生服,与当年袁太初次碰到王书桓时倒是非常相像。

不过王书桓脸上满是疲惫,衣服也有多处破损,状态看似不怎么好的样子。

一进门,王书桓却并未立即前来查看袁太,而是先取出了几块荧光石,打入了墙上的几个凹洞中,顿时整个石室内亮堂了不少。

此时王书桓才慢慢朝袁太走来,走到袁太身边,才看到袁太已经睁开的眼睛,不禁吓了一条。

在极快的时间里,王书桓脸色微微变了数变,终于镇定了下来,露出惊喜的神情,急忙道:“袁兄,你终于醒了?”

袁太口不能言,只眨了眨眼睛,王书桓似乎立刻意识到了袁太不能动,马上将袁太扶到了一侧的墙壁旁,让其靠坐着。

在扶袁太坐稳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无意碰到,那缠绕着袁太的黑色链子被扯得略微滑下一些,袁太立刻觉得颈部以上一松,似乎可以动了。

袁太立刻尝试开口道:“王老弟,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战况怎么样了?为何我身上缠着这黑链子?为何不给我解开?”

一连串的问题一口气吐出,王书桓连忙摆手道:“慢点慢点,袁兄勿急躁,让我慢慢道来。”

王书桓坐在袁太旁边,缓了口气,才开口道:“袁兄,自你昏迷时起,发生了不少的事,我先从那时候说起吧。”

“当时宛西城战场上,我作为黑甲卫的伍长,与十名手下先是负责了一处战争法器的攻击,后来在昆类异兽突袭包围的时候也参与了营救混战,后来在那些被围修士自爆的时候撤回了城内。”

“不过当时在混战中我也受了些伤势,虽然未伤及性命,但是却也短时间无法再战了。”

王书桓说着拉开了一些宽松的领口,只见其肩胛骨至前胸露出一道半尺长的伤口,伤口虽然已经痊愈,但还是鲜红色,显然愈合并不久。

王书桓将衣服穿好,继续说了下去:“所以后来我便一直在城内疗伤,没有能参与到后面的大决战,不过战场上发生的一切我倒是都看在眼里了。”

说到这里,王书桓突然两眼放光,声音中也带了一丝兴奋。

“特别是当时看到袁兄你大展神威,与周长老协力将那混元境树妖灭杀那一幕,简直是惊为天人啊!”

袁太知道王书桓必定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被周秉先坑了一招,也不方便就这么解释,只能苦笑轻轻摇了摇头。

王书桓以为袁太只是谦虚,并没有多想,只是继续说下去:“不过当那树妖被灭后,看到袁兄被周长老抛进了城,我立刻便看出了袁兄当时已经昏迷过去了,正好我那时已经稳定了伤势,并且恢复了不少的法力,行动已经不受阻碍,见所有人都在一心对敌,没有人能顾及到袁兄,于是我立刻赶到袁兄落下处。”

“当时我见到袁兄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袁兄你的肉体竟然在不断的崩溃又再生,几乎一息一变,这场面可是小弟从来未曾见识过的,当时我也不敢妄动,而也没有别的修士可以求助,只能先一直在旁边守护。”

“而袁兄的这一异状,一直持续了小半时辰都未停止,幸得我仍旧能感觉到袁兄的神魂并未消散,应该没有陨落,正在考虑该怎么帮助袁兄之时,战况却又发生了大的变化。”

“原本袁兄击杀了那树妖大能后,混战的情况又转为了势均力敌,但是过了这小半时辰,竟然妖族大营方向又来了一支援军,这支援军中还有两个混元境的大能,战场的平衡立刻便被打破了。”

“宛西城的人族修士部队只坚持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三名混元大能竟然没有任何警示的先逃跑了,当时整个人族部队便大乱了,所有的人都开始自顾逃亡,整个人族大军瞬间崩溃。”

“对了,只有那与混元大能周旋的三位散骑修士中,那个年轻道士似乎激发了什么秘术,召唤出了一次威力颇大的攻击,将对方的妖族大能阻了一阻,使得另两位散骑修士趁机逃遁了,而这年轻道士在发出这惊天一击后,却立刻被对方数道法术击杀了。”

袁太知道王书桓说的是那名为丘海的极真山道士,想起之前几人被长老团一同召唤的情形还犹在眼前,如今这年轻傲气的散骑同袍却已经杀生成仁,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王书桓也看出袁太心情不好,也陪着沉默了一会,才又开口道:“而小弟当时因为在城中,所以倒是更容易逃跑,但是当时袁兄你的异状还没有消失,我曾尝试能否将你抱起,但是一触及袁兄你的身体便知道不行,当时你的身体就像一团软泥一般,并且还不停的变换着状态,若是我强行将你抱起的话,说不定立时你的肉身便散了。”

王书桓说着指了指那根黑色链子,继续道:“幸得小弟灵机一动,想起了此物,这链条乃是黑甲卫一种特殊装备,是在平时维持宛西城治安秩序之时所用,名为捆仙链。”

“这链子能禁锢真元境以下修士的肉身力量与法力,使其失去行动能力,并且直接就呈僵直状态,是黑甲卫维持治安的利器。”

“当时也是紧急,虽然我也不晓得有没有用,但是也只能一试,没想到我祭出那捆仙链之后,竟然真的将袁兄你的肉身禁锢住了,虽然你的异状还在继续,但是这捆仙链却能在你的身体不会受到扭曲的情形下可以被移动了。”

“于是小弟终于在护城大阵刚破之时,带着袁兄你一同从城西门逃遁了出来。”

袁太听到这里,立刻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对王书桓衷心道:“原来为兄这条命真的是王贤弟所救,为兄真是感激不已。”

王书桓立刻摆手道:“哎,袁兄凭你我之间的情谊,反过来你也必定不会丢下小弟的,感激的话实在不必。”

许是为了不让袁太继续说出感谢之类的话题,王书桓立刻又说了下去。

“也是是我修为太低,不值得追杀,逃出宛西城之后的过程倒还算顺利,不过小弟也不敢停顿,一直不眠不休的逃了半月余,才到了这个地方。”

“此地离宛西城约有十数万里,原本是一个抗妖盟的一个散修招募训练营地,而小弟我当年正是在此地加入了抗妖盟的修士部队并且受的训练。”

“所以小弟当年便知道此处有这么一个战略性的避难密所,此密所开辟在训练营旁的一座高山地下千丈处,并且由混元境的阵法大师布置了数道隐匿、防御的阵法掩盖起来,是为了战事一旦不利,可作为一个隐秘的避难之地。”

“本来以小弟的修为是没有资格知晓和使用这等密所的,但是恰巧小弟当年参与了修建这个密所,而当时指挥修建的高阶修士与小弟颇为投缘,所以在竣工之后,故意的没有收回小弟的临时出入令牌。”

“小弟逃到此处时,已经几乎油尽灯枯了,身上的伤也一直未愈,实在无力再逃了,而袁兄你虽然已经没有了异状,可也一直未醒转。”

“于是小弟侥幸一试,竟然发现这枚出入令牌竟然还可以使用,于是便将袁兄带了进来,想先在此处休养恢复一段时间,看看袁兄你是否能够醒转过来。”

王书桓足足说了一柱香的时间,结合先前塔灵告知袁太的一些内容,袁太总算是把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自己虽然是因真龙精血留住了命,没有在宛西城直接陨落,但是若不是王书桓舍命带他逃离,这命还是会保不住的,所以对于王书桓更为感激。

原本还想要问问自己的两件储物法器,不过倒一时不好意思开口了,再说说不定在自己肉身重组的时候,以及战场混乱逃离的时候,那两样戴在手上的法器便无意脱落了也有可能,反正自己主要的东西都存在腰带中的,若是真掉了那两样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随后袁太念头一转,自己目前身体似乎无恙了,那这捆仙链应该也没有必要再用了,于是便向王书桓道:“贤弟,如今既然为兄已经醒了,肉身应该也稳定了,不如你先把这捆仙链收了吧,让我试试是否已经行动无恙。”

王书桓一听,楞了一下,却并未立刻动手收了捆仙链,又犹豫了一会道:“袁兄,你确定你的伤都好了吗?你试试你真的无法自己脱开这捆仙链?

安徽金色童年儿童医院
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
安徽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泰安重点男科医院
柳州白癜风中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