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猎国 第一百三十八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嗯,还有四个小时,战到底!)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7:10

猎国 第一百三十八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嗯,还有四个小时,战到底!)

阿德里克走入了大殿之中的时候,不不斜视,面色冷漠,脸部刚毅的线条犹如刀刻一般。身上鲜红的披风之下,穿戴了一套黑色铁甲,行走之中,铿锵之声就仿佛卷来一股杀伐之气。

当走上台阶之后,那殿前两旁立着的金铠执斧宫廷武士,仿佛也感觉到了这位将军身上的煞气,抓着长斧的手也不觉紧了紧。

阿德里克眉宇低沉,忽然转身撩起披风,将佩戴的长剑解下,身后跟随在一旁的宫廷侍者赶紧双手捧过,才低声道:“将军请进。”

这位跋扈将军,此刻面色却冷漠沉稳,丝毫不见平日的嚣张跋扈,低低的嗯了一声,大步走进。

那两旁的麻衣宫廷使者,眼看这位武将昂首步入,却同时心中生出一个错觉来,仿佛从身边走过的不是人,而是一头猛虎!

那硕大而沉重的门开了合上,阿德里克走进里面的房间。康托斯大帝端坐在桌前,略微抬了抬,略微有些病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回来了?”

阿德里克没说话,显示单膝跪下,一丝不苟行了一礼,方才缓缓站起来,平视皇帝的眼睛:“回来了!”

康托斯大帝望着阿德里克的脸,和他对视了会儿,从阿德里克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变动,心里微微一叹,沉声缓缓道:“第十三兵团,让你交出去,可曾心中不满?”

阿德里克摇头,他脸上的那一条疤痕却细微的抖动了以下。

“一定有不满的。”骑枪大帝站了起来,缓缓绕过桌子,他的身体居然不阿德里克还要高出半头,只是病态难掩,宽大的骨架却显得摇摇欲坠,浑然没有阿德里克身上那一种彪悍之气了。“我能明白,亲手带了多年的军队交了出去,一些怨气总是有的。”

阿德里克摇头,正色道:“陛下让我领军九年,不避嫌,不猜忌,已经是对我最大的信任了,我不敢有怨言。”

“嘿嘿!”康托斯大帝一笑,深深的望了阿德里克一眼:“是"不敢”阿德里克抿住嘴不言。

这一次的沉默,比方才还长了片刻,终于,皇帝用略微嘶哑的声音低声道:“告诉我,阿德里克,我可以相信你的忠诚么?”

阿德里克仿佛怔了怔,不等他回答,皇帝已经低声继续道“……当然可以!我很清楚,在这帝国之中,军队之中,如果连你阿德里克都不能信任,那么别人就更不要说什么忠诚了!所以……我信你的忠诚。”

可是说到这里,皇帝却话锋一转,那原本已经有些暮气的眼神之中,却忽然流露出几分锋芒锐气来!

“只是,阿德里克,让我犹豫的是……你的忠诚,到底是对我,还是对这个帝国!”

阿德里克眉头紧锁,沉吟了一下才回答:“陛下和帝国,难道不是一体的么?”

“不是。”皇帝眉毛一挑,冷笑道:“我是皇帝,拜占庭依然是拜占庭!我不是皇帝了,拜占庭……还是拜占庭!!”

这话如雷霆咋舌,轰然从皇帝的口中吐出,却仿佛带着无穷的威迫,阿德里克昂首立在那儿,却垂眉不语。

终于,他缓缓摇头:“陛下说的,我不懂,也不想懂——我只是一个军人!”

“不想懂!”康托斯嗯了一声,注视他良久,却忽然转身,走回了桌后坐下,平视阿德里克的眼睛:“我要的,就是你的‘不想懂’!”

说完,皇帝一挥手,将桌子上的一份纸卷扔了过来,啪的一声落在阿德里克的脚下。

“这个!我交给你了!信任,我交给你了!”皇帝的眼神忽然变色森然,一字一字从口中挤出最后一句来,仿佛低声咆哮一般,吼道:“帝国的未来……我也给你了!”

阿德里克弯腰捡起那纸卷缓缓张开,看清了上面的字迹,还有签章痕迹,他身子一震,身体挺得笔直,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皇帝——康托斯大帝似乎很疲惫虚弱,仿佛刚才那情绪的短暂爆发,就已经耗尽了他所剩无几的精力,此刻半靠在椅子上,气息有些急促紊乱。、

“阿德里克,我很清楚,你忠的不是我,是帝国!”康托斯大帝喘息,他的呼吸就仿佛破败的风箱发出的一

般,“在我身边,不是没有只忠诚于我的人。但是可笑的是……这些人,不能成事!而你,能!”黄的双手按住了椅子的扶手,将身体前倾几分:“他们忠于我,因为我是皇帝!可皇帝可以不再是皇帝!但你忠于帝国!拜占庭,永远是拜占庭!”

阿德里克胸膛高高挺起,脸上的激动亢奋一丝一丝的显露出来,终于,他长长吐了口气,那眸子里的眼光甚是复杂,有感激,有震惊,有钦佩,更多的,则是意思无法描述的敬畏!

“你。可愿意!”大帝盯着阿德里克的眼睛:“

这个事情,交于旁人,都不行!就算交给你,我也担心你做不好,只是……除你之外,我无旁人可信了!”

阿德里克捏着那纸卷,缓缓抬起右手,重重锤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用生平从来未曾有过的郑重语气回答皇帝。

“前面就算是悬崖峭壁,我也会勇往直前——陛下,这是我对您的誓言。”

摩托斯大帝放心了,他重重舒了口气,无力的挥了挥手:“好了,你下去……”

阿德里克默默点头,转身就走,方才走了两步,身后却又传来皇帝低沉的声音。

“这次回来,元老院那里的事情……如今你身负重任,就不要再为别的事情分心了。你虽然是元老院的会员,但是我相信,在这种时刻,你分得清孰轻孰重。”

阿德里克没说话,只是略一停步,就深深吸了口气,继续走出了这房间。身后,皇帝的眼神里,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

走出了大殿,旁边有宫廷武士将佩剑奉还,阿德里克仔细将佩剑戴好之后,一步步下了台阶,可此刻他心中仿佛压了一座山,那份大帝亲笔写的任命就在怀中,压着他心脏的位置,让阿德里克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却都无法将那压抑驱散半分。

他不乏勇气,也不乏忠诚,甚至,当他看到这份任命的时候,心中那一份多年的热血豪情也重新被激发了出来——陛下,终究还是下定决心了么!

可真的将这份任命收下之后,他心中也明白,从走出那扇门之后,自己脚下的路,就会充满了明枪暗箭,此后,刀山火海,万丈悬崖,也容不得他有半点退缩了!!

(大不了……粉身碎骨以报。)

这位跋扈将军心中一横,提起几分军人的豪迈来,嘴角那一丝笑,却仿佛含着一种绝然的味道。

走下了台阶,忽然迎面就有一个人影缓缓走来,那人影,灰色的麻衣袍子,脚下布靴,行走之中,说不出的一种飘逸恬静,仿佛在这肃穆庄严的大殿之中,他却似乎游走于自家花园,那一份隐然超然于周围环境的味道,跃然步下!

两人缓缓走近了,阿德里克的眼睛却看都没看这人一眼,径自欲直接走开,身形交错,那人却忽然仿佛笑了一声:“将军。”

阿德里克视若无睹,依然大步往前,身后那人再次开口,语气之中浑然没有一丝被无视的怒气,微笑喊道:“阿德里克将军。”

阿德里克终于停下了脚步,紧紧皱眉,扭头看了这人有一眼,他的眼神很冷漠:“卡维西尔先生,阁下应该明白,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

卡维西尔站在那儿,笑的没有半分烟火气,那面容苍老,可是眼神却如同年轻女子一般的恬静温和:“将军。”

“有什么话,你只管说!”阿德里克冷冷瞧着卡维希尔:“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还试当年您所讲的。”

卡维希尔轻轻摇头,笑容和煦:“我见过那个小孩子了。”

""阿德里克的眼神骤然一变,随即他放松下来,仿佛浑然不在意:”我并不惊奇在奥斯及利亚——嗯,不,在整个帝国,整个大陆,还有您不知道的事情吗。“

卡维希尔看着对方的眼神,他的眼睛里有那么几分捉摸不透的笑意,低声道:”我想对你说的是那个孩子,不错。“

阿德里克霍然变色,他的眼神里爆发出火热一般的光芒,死死的盯着卡维希尔,这一刻,他甚至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杀机!

”卡维希尔!“这位将军仿佛露出了獠牙的老虎:”那个人,你最好不要碰他一下!这是我的底线!否则得花哼!“

那如山崩一般的杀气笼罩在身上,卡维希尔的神色依然那么风轻云淡,甚至连眼神都无一丝波动,任凭对方的怒气勃发。

阿德里克满脸怒气,转身就走,走了几步,身后维希尔忽然远远传来一句:“维亚……前些日子,我派她去了奥丁。”

阿德里克身子一僵,这次却终于没有停留,大步往前继续走远,只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垂在身旁的双手已经握紧成拳,骨节泛白……

上海中大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重庆华肤医院口碑怎样
贵州癫痫治疗中心
深圳癫痫病医院哪好
枣庄治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