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天苍黄 第七章 兄弟会主(下)

发布时间:2020-01-18 05:45:26

天苍黄 第七章 兄弟会主(下)

宣天没有回答,站在藤架下,望着火辣的阳光,良久才叹口气,转身进了房间,鹿鸣也跟着进了房间,转身将门关上。

“会主,他来做什么?”鹿鸣急切的问道。

宣天苦笑下摇摇头:“说不明白,这柳寒,看不懂,看不懂。”

“看不懂?”鹿鸣很是纳闷,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这位会主雄才大略,会中兄弟由衷佩服,七八年前便开始布局,到现在,不但实力恢复,还超过了老会主时期,现在会中,无论老兄弟还是新兄弟,对他都极为佩服。

“是啊,东主,你知道他说什么吗?”宣天摇头说道:“他说,他在这,也就待上一两年,让我们在这段时间里,什么都不要作。”

“就这!!!”鹿鸣很是惊讶,宣天点点头:“咱们本就没打算在这一两年里动手,城里的准备没有完成,另外,还要有机会,一两年时间,一眨眼功夫而已。”

鹿鸣松口气:“这不就得了,会主还有什么想不通的。”

“这柳寒让人看不懂,”宣天摇头说道:“这柳寒有上品宗师修为,麾下一曲精兵,他又已经发现我们的行藏,没有理由不动手,拿我们的脑袋换功劳,他怎么也能升上两级,可他为什么不动手呢?”

“恐怕是摄于会主...”鹿鸣说不下去了,神情凝重的看着他,宣天叹口气:“可他没动手,只是提了个条件,这条件又如此容易,你说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鹿鸣严肃起来,想了下问:“会....,宣兄,你说他是不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宣天摇摇头:“他说能把我们在这连根拔掉,九尾狐狸那,恐怕已经暴露了,不知道老宋他们。”

“难说,这家伙很狡猾,老宋他们没防备,恐怕难说。”宣天苦笑下,想了下说:“晚上把楚寡妇和老宋他们都找来,咱们好好商议下。”

“好!”鹿鸣转身就要走。

“去九尾狐那,酒楼好像还没暴露。”宣天补充道,鹿鸣答应着拉开房门走了。

宣天呆呆的站在屋里,看着窗外,心里依旧想着柳寒,弄不清柳寒倒底要作什么。

晚上,楚寡妇的茶铺四周,戒备森严,四周百十步内,暗哨重重,整个小镇寂静无声,连猫都没有发出一声叫唤。

房间里,兄弟会在镇上的重要人物都集中在房间里,在油灯下都看着宣天。

“兄弟们,从今天开始,这里转入蛰伏,除了送粮食,其他任何行动都停止。”宣天宣布道:“第二,无论如何都不要与禁军发生冲突,黑胡子,听清没有?”

“他们欺负上门,也不行?”黑胡子瓮声瓮气的问道。

“对,不行,山里的兄弟们,要加强警戒,千万别大意,被人给摸了。”

黑胡子有点不满,在大腿上重重拍了一巴掌。

“你们要记住,这袁营口,是将来我们抢夺辕关,夺占帝都的重要通道,嘿嘿,帝都八关,一破全破。”

宣天的神情冷峻,房间里气氛凝重,宋里正重重叹口气,知道遇上大麻烦了,他们在这苦心经营五六年,才有今天这个局面,突然从天而降一支禁军,他们的处境突然变得危险起来。

这镇上在数年前遭遇一场旱灾,大部分镇民都出去当流民了,宋里正是那个时候加入兄弟会的,他的修为不高,只有武徒境界,但为人精明,旱灾之前便是这里的里正,很擅长与各路人马打交道。

九尾狐楚寡妇则是兄弟会派来的,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酒楼、肖家酒坊,等等,都是兄弟会中人,经过数年经营,这个镇上已经全部是兄弟会中人,成为兄弟会的一个重要据点。

在袁营口愈加坚固后,黑胡子带着几百兄弟到了,他们不是来袁营口,而是进了边上的大山,在山区里开矿,打铁练兵,旁边山里的铁矿是会主偶然发现的。

推翻这个朝廷,消灭门阀士族,是兄弟会的最高目标,可造反需要武器,需要大批武器,进攻帝都不是靠几百号或几千人就行的,必须要有几万甚至十几万人,需要大量的武器。

“这个柳寒有这么厉害?”楚寡妇纳闷的问道,宣天沉默了会,将在柳寒在帝都的作为简单说了一遍,最后叹道:“看到没,这个人以一己之力对抗王许两个千年世家,短短两年时间里,他便夺占了帝都一半江山,还夺占了漕运。

这个人看上去默默无闻,实际上非常厉害,你们一定要小心,黑胡子,你们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他察觉了,一旦察觉了,就算他再不想生事,也不得不动手了。”

“他究竟想作什么呢?还有,咱们在这的消息是怎么泄露的?”宋里正纳闷的问道。

“前一个问题,我不清楚,后一个问题至关重要,老宋,你是老兄弟了,这事我交给你,你来查。”宣天神情严厉:“不管是谁,查明后一律就地处决!几百个兄弟的性命,会中大事,都差点误了。”

“是,会主。”宋里正平静的答道,他是本地人,是镇上第一个加入兄弟会的人,会中兄弟在这里艰苦经营数年,不能出一丁点错失,对于泄漏会中机密的人,不管是谁,都要受到严厉惩处。

“黑胡子,我最担心的是你那,你们在深山里大半年了,很是辛苦,万一有人耐不住,跑出来,被那柳寒抓住了,咱们的大事可就彻底完了。”

“放心吧,会主,我保证,若是出现半点意外,我把脑袋交给你。”黑胡子瓮声瓮气的答道。

“好,就这样吧,大家回去,告诉弟兄们,这段时间不要轻举妄动。”

众人散去,宣天却没有立刻离开,依旧留在楚寡妇的茶水铺内,楚寡妇关上门后。

“你说说,泄密的会是谁?”宣天盯着她幽幽问道。

油灯下,楚寡妇的面容白皙,嫣红的嘴唇用力抿了抿,风情万种的桃花眼,此刻十分凝重。

“会主,柳寒对我们的事知道得并不多,应该不是宋里正黑胡子他们。”

宣告点点头,同意她的判断,楚寡妇思索片刻说:“问题不应该出在我们这,若是我们这里,朝廷派来的绝不是禁军,而是虎贲卫。”

“嗯,是这个理。”宣天略微思索便,点头表示赞同她的判断,楚寡妇又说:“看看是不是商队,这大半年里,他们向我们这送粮,商队的人不全是我们的人,那边需要仔细查一下。”

宣天沉默了会,再度点头:“那边的事,.....,你去查,过段时间,你就离开袁营口。”

“离开?为什么?”楚寡妇很是意外,眉头微蹙的望着宣天。

“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今儿柳寒特意提到你,说明他已经了解你的身份。”宣天叹口气:“或许老宋他们也暴露了,不过,你走了,也算给他一个面子。”

楚寡妇没有回答,默默的望着茶杯,宣天见状便叹道:“你在这也躲了五六年了,那事应该已经过去了,再说了,只有离开这,你才能上谷城。”

“好吧,我遵命,不过,我要处置权。”

“行。”宣天说完,从腰间拿出个小佩放在她面前,这是会主信物,会里老兄弟都认识。

说完这事后,俩人沉默了会,楚寡妇幽幽叹口气,宣天也轻轻叹息:“你不要马上就离开,与老宋办个交给,这茶水铺关门,待大家习惯后,再让人接手。”

楚寡妇微微点头,知道宋里正将接手袁营口分舵的舵主,她略微想了下说:“会主,我提个建议,暂时停止谷城送粮,下次他们来时,我们故意放出口风,就说事情已经结束,不再需要粮食了。”

宣天想了想:“如果这样,山里弟兄的粮食怎么解决?”

楚寡妇叹口气,胸有成竹的说:“让肖四去买,就说他要酿酒。”

“但这不可持久。”宣天思索着说道。

楚寡妇点头:“对,但可以争取些时间,会主可以利用这段时间,重建一个商号,这个商号应该全部由会中兄弟组成,此外,以后送粮,恐怕还需要一个镖局,里面的镖师趟子手都是会中兄弟。”

宣天没有开口,默默的思索着,这几项要巨额资金,无论是商号还是镖局,都要很多资金来打开进货途径。

“会里的银子很紧张,同时建这么多商号,很困难,最好的办法是将那隐藏的贼子抓出来。”宣天很是生气。

“如果能查到,那自然是最好,可这内卫贼子一向狡诈,万一让他滑过去,咱们的大事就危险了。”楚寡妇提醒道。

“好,你这边也要严查,那边我自会安排,粮食的事,就按你说的办,让肖四去买粮。”

“是。”楚寡妇应道,心情却十分沉重,会主的计划现在逐渐展露,大胆,充满想象,让人振奋。

夺占帝都,以司隶为核心向外发展!

推翻这个朝廷,为万民为杀出条活路,是会中兄弟多年梦想。

但这需要机会!

对柳寒来说,这次会面不算成功,双方都有很多顾忌,都不敢完全相信对方,但宝贵的是,对方给他一个承诺,不过,他需要时间去观察,看看对方会不会遵守承诺。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柳寒就在军营里,每天督促训练,偶尔上镇上喝会茶,向上面报告,这袁营口没有发现有兄弟会活动的迹象,请求上面提供更多情报。

他并不知道,宫里有没有在他的部队中安放内卫,风雨楼还很弱小时,宫里便在七星八将中安插了人,关键时刻差点要了萧雨的命,所以,他不得不防。

宫里的指令很快来,让他仔细调查,同时提醒他,他的主要任务是南下扬州,重建扬州内卫体系,必须尽快清除袁营口的兄弟会余孽。

看过宫里的命令后,他把所有军官叫来开会,告诉他们加强巡逻,每天晚上他都出去,当他并不是全到镇上去了,而是悄悄的到那个小松林里练功。

他发现在大自然里练功比在房间里更容易吸纳夜晚中的东西,他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给它取了个名字月元,在所有修仙典籍中,都没有这个记载,倒是世俗功法中,提到过阴阳,但也是分开表述。

有时候,他也让厉岩程甲等人带队出去探查,可惜,他们同样也没查到任何东西。

鹿鸣宣天在镇上待了两天,鹿鸣采购了些苦茶便离开了,看上去很正常,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没察觉有什么问题。

倒是他亲自监督训练,士兵的战斗技能进展极快,他把部队按伍什分组训练,进行分组对抗训练,将钢刀收起来,全部发木刀,进行阵战训练。

这种训练,一边练防守,一边练进行。失败者,晚上给胜利者洗脚,这个招术让所有士兵和军官都哇哇大叫,都是血气方刚的年青人,谁愿意干这伺候人的活,所有士兵军官的训练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一个个嗷嗷叫的练。

除了这个训练,早操取消了,改为全体打坐炼气,一个月下来,新招的一百多士兵,有八十多人进入武徒境界,士兵们兴奋异常,柳寒有十几个侍卫队,这些侍从只有五个老兵,其余都是新兵,这些新兵都是柳寒亲自挑选出来的,根骨好,有发展前景,他们的进展更快,有两个已经到了武徒三品,彭余则连破两境,进入武士中品,让他兴奋异常。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部队已经基本成型,接下来在这训练一个月,他能保证就算有人想要消灭他这支部队,必须付出十倍代价。

看着这些骁勇之士,柳寒心里有极大的满足感,这是与训练护卫队和三十六铁卫完全不同的感受,彭余也一样,在帝都时,他虽然佩服柳寒,觉着跟着一个上品宗师,前途无量,可也感觉到柳寒对部队并不热心,不过他的判断是,柳寒初来乍到,不好与人争权夺利,毕竟这些老兵都是些老油条,军官背后大都有人,包括程甲。

柳寒严格训练士兵,让彭余更加高兴,觉着柳寒开始对部队上心,说明他想要在禁军长干,这便坚定了跟着柳寒走的念头。

一个月后,柳寒得到报告,镇头的楚寡妇走了,留下话说是到商城嫁人,柳寒心里忍不住叫好,宣天这一招很好,让他可以向上面交代。2k阅读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专家
天津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贵州癫痫治疗哪里好
日照治妇科医院
遵义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