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重生在70年代 第五十九章 和校长讲道理

发布时间:2020-01-13 18:06:41

重生在70年代 第五十九章 和校长讲道理

(求推荐求收藏求正版点击,求评论及评论收藏)

宋老师接过张兴明手里的钱才明白过味来,看了看钱,看了看张兴明,问:“你哪来这些钱?”要知道一个老师一个月工资加起来三十几块,平时别说一掏兜就一百,十几都困难,何况张兴明拿出来的可不止一百,查出一百还一撂呢。

“家里给的零花钱。”张兴明扫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郭老幺,然后对孙校长说:“校长,咱们去你办公室吧,在这大伙都围着。”

孙校长四下看了看,对宋老师说:“那行,宋老师辛苦一趟,那个,小于和小刘,你们也辛苦一下,和宋老师一起把小郭送医院去。那个谁,那个,咱们去办公室。”

宋老师和于老师刘老师一起,弄个辆自行车,把郭老幺推走了,张兴明和哥哥背着书包跟在老奶后面,孙校长走在前面,向办公室走去。

从哥哥班级到办公室正好横穿学校操场,走到一半就看有几个学生假装在地上找什么蹲在那偷偷往这看,张兴明冲其中一个招招手:“锁子。”

听到张兴明招呼锁子拿袖子一抹鼻子,抽子一下,站起来跑到张兴明跟前。

锁子是黄文廷的弟弟,叫黄文朗,比张兴明小一年级。

“你哥回来没?”

“没,在杯溪上班呢。”

“那你知道赵志邦家不?就赵三子家。”

“嗯,我去过一次。”

“你现在就去,找赵三子,说我在学校打架了,让他来一趟。”边说边递给他五毛钱。

“那他要不在家咋整?”

“他家里有,如果没在家就让他家人给他打,让他快点。”

“那行,我去了啊。”锁子抹了把鼻子,也没接张兴明的钱,扭头向校门口跑去,从学校到张兴明家也就一里多路,赵志邦家要近一点,小孩子腿快,几分钟就跑到了。

进了办公室,孙校长把饭盒兜放到桌子上,拉开凳子坐下,然后问:“说说吧,为什么达老师?你们哥俩胆不小啊,老师也敢打,我看我得给派出所打个,把小陈叫来收拾你们才行。”

话说在张兴明记忆里,孙校长给派出所打叫小陈可是保留节目,一直演了N年,小陈是负责学校这片治安的警察,没事就挎着枪带着手铐在学校里晃一圈,对学生的威慑力不是一般的大。

每每有学生犯错误,也不管是大事小事大错小错,孙校长都愿意来这么一手,用手压着勃叉,然后装模作样的摇几下,完了对没通的里:小陈啊,快来,我这有个学生,我们管不了了,交给你弄派出所去吧,送去劳教。

那年代的孩子哪有那么多心眼,就当了真,有的当场吓尿了的都有,当然,这里肯定不包括现在的张兴明。

张兴明就笑了,说:“孙校长你就别麻烦陈警官了,我这么小他又管不着,咱们内部处理就行了呗。”这年头还不实兴管警察叫警官,这新鲜称呼叫屋里都一愣神。

“我记着你,张兴明是吧?挺聪明的小孩,没想到胆这么大,手还挺黑,我看小郭那脸得破相了,这两混小子下手太狠了点。”孙校长冲坐一边的老奶说。

其实说实话,东北不光老爷们慓悍爱动手,其实女的也都不是善茬,就算性子稍柔弱些的,也不会被打架吓着,都习惯了,哪天路上不见几个打的头破血流鼻口窜血的呀,那年头的东北人,啥事火气上来先打了再说,打完了再坐下讲理。

老奶苦笑:“不知道啊,从来还没听说这两孩子打架呢,从来没有。今天是真气着了,也是,那扎脸上的铅笔头得有半厘米,全扎脸里去了,校长你看看,大军这,还淌血呢。哎呀对,我去拿点红药水来给他弄一下。”

老奶还担着校医的职务,学校医务室就在办公室隔壁,站起来出屋去,没几分钟拿了红药水和棉签过来,给哥哥清理了一下伤口,抹了点药,这时代处理外伤一般就两种药,红药水和紫药水,红药水又叫二百二,深红深红的,抹完了比流血还吓人。

张兴明看着老奶给哥哥弄伤口,看着有点心疼,顺嘴就说:“以后他们再欺负你你机灵点,别等真吃亏的才反应,就像这,他拿铅笔比灵你(比灵:比划)前你就揍他,看你这脸,这得烙下疤了,多丑。”

哥哥就问:“老奶能烙疤不?”

老奶就笑:“烙什么疤这么点个小口。长几天就好了,没事。”

孙校长看了看哥俩,看了看老奶,叹了口气,说:“怎么办?这两是你孙子,你说吧咋办?达老师啊,把老师都打住院了,这事可不小了。”

“校长,”张兴明看着孙校长说:“我承认打老师是不对的,可是郭老幺他像个老师啊?不管上课还是下课,张嘴就骂别人妈,那嘴臭的和厕所似的,不分清红皂白就动手,咱们学校平白无顾让他打的学生还少啊?那天上体育课,李树才就排队前咳嗽一声,他上去就是一脚,把李树才鼻子都踹出血了,这种老师有什么资格当老师?”

“那他也是老师。”孙校长把脸一板,怒视着张兴明,张兴明翻了个白眼,说:“校长,我问你个问题,你说要是有个警察逮谁就开枪,你说国家还让他当警察不?估计当不成了,得抓起来枪毙了,是不?所以,郭老幺这样的,他也不应该当老师。”

孙校长卡巴卡巴嘴,对老奶说:“你这孙子成精了,这说不怕,还说不过,小嘴吧吧的这么能讲,咋整?”老奶在边上就乐了,校长也跟着乐。

孙校长咳了一声,对张兴明说:“不管郭老幺对与错,现在是你把郭老幺打了,你是个学生,达老师就是错误,你说这事怎么办?”

“我是自卫反击,他进来就要打我的。你看我长的这么小,如果不反击不得叫他打死啊?他说他要弄死我,我还站那等着啊?你说呢校长。”

那时候刑法还没有正当防卫的定义,张兴明只好抓住自卫反击来说,中国和越南从79年打到83年还没消停,小打不断的一直折腾到89年,这时代自卫反击战一词在民间是广为流传的一句名言,代表着正义和力量。

“得,我是没辙”孙校长满脸无奈对着老奶说:“你说小郭也是,不是动嘴就是动手,唉呀,学生家长都来找好几次了,我这校长当的,里外焦。”

南平市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葫芦岛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无锡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