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妞非在下 第339章 这女孩儿会推断败阵倒计时?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4:35

妞非在下 第339章 这女孩儿会推断败阵倒计时?

天波府的年轻侍卫与武国纵横拳霍敬动起手来,在开始几招是吃了点亏的。

他的玄气本就不及霍敬,一层玄气的差距又让了三招,从过招一开始便处于下风了。

幸好双方不是涉及生死的相斗,霍敬见年轻侍卫也算知礼,并没有下狠手压着打。

武国霍敬的纵横拳讲究直来直去,仅以拳锋定输赢。关你多少弯弯绕,我以最直接的方式冲破。

分云手则是相反,务求自身变化翻转腾挪,将各种巧劲力道作为功法重点。

两来掌往,这种近乎刚与柔的对决,倒也令人看的眼花缭乱。

围观众人中有人轻声叫好,也有互相熟识之人低声议论。

马砖当众开始评论时,声音高昂内容也切中要点。虽然有些泛泛而谈未深入,但并无丝毫不对。而且两人仅过招了二十来招,马砖已能看得分明,算是不错的眼力。

特别是作为一位晋国来的年轻道人,洋溢一股在众人面前敢于侃侃而谈的架势,足以令人挑个大拇指。

随着两人打斗渐渐展开,各自施展出平生所学后,马砖的评价语速渐渐放慢,内容也开始涉及以柔克刚的论调。

他觉得,柔是一切刚的克星,因此在言论上颇为倾向年轻侍卫。只不过玄气差距毕竟放在那里,马砖也犹豫是否会局面不同。

双方动作越来越快,马砖的目光、分析的头脑还有嘴上的言语。三方面渐渐有些难以配合,所以评价有些不能戳中要点了。

宗主何等能为。早就看出他的窘态,就让吴喆来说。

但没有想到,吴喆居然讲自己对于武技评价不会说,而是只是数数。

数数?就是从一数到十那种?这叫什么武技评价?

众人不解之际,吴喆已经开始了倒数。

她倒数的速度很慢,但很均匀,与呼吸的频率基本一致。

“七……”

场上年轻侍卫施展分云手第九式袭向霍敬肩胛处。

“六……”

霍敬的纵横拳向外横摆一荡。

“五……”

年轻侍卫以巧破力,点中霍敬外肘部关节薄弱处。

“四……”

霍敬小小吃亏。似乎胳膊一麻。

“三……”

年轻侍卫欺身而上,想占取更大便宜。

“二……”

霍敬目光一凛,刚才瞬间还貌似麻木的肘臂,突然又恢复了正常,甚至以更猛的势头反击了回去。

“一!”

当吴喆倒数到一的时候,仍旧是没有定睛看场上打斗的场面。

但场上两位年轻武者的比试,却像是和她约好了似的。在最后倒数“一”的声音落地的瞬间有了变化。

乘胜追击的年轻侍卫被霍敬的击中肩膀,一股玄气猛地侵入勉强抵住之际,脚下又被对方猛然的踏步一顶,踉跄站立不住噗通跌倒在地。

马砖等人都呆了。

就连宗主等人也瞠目结舌。

不会这么巧吧?

很多天波府的高手在马砖的高声后,也留意听到了吴喆话语和倒数声音。

就在她倒数结束之际,打斗双方就局势分明了?

真的只是巧合?

这位以黑色花饰眼罩遮住了脸孔大半部分的女孩儿。竟然能倒数出两人切磋的结束时间?

不可能!

过招瞬息万变,如何能提前预判出来!

她怎么能知道场上两人就在这个时候分出高下?

吴喆在众人的注目中,仍旧一副微微垂头的低调模样。

看上去相当老实本分的丫头啊……一些人是这么想。

宗主、白长老,甚至是李道长,却与之前的吴喆接触过。虽然心中觉得她改了脾性,但在此刻也有些犹疑。

此刻吴喆表明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乐开了花。

吴喆虽然之前收到了教训,因高调坑人吃了亏,但应该要问一句,她就能当真老实本份了?

答案当然是:绝不可能!

咱不高调坑人,闷骚腹黑坑行不?这就是吴喆心中的打算。

表面上,她决定高呼谦逊、自强、拼搏、奋斗的八字口号。

但实际上在心中,拟定的座右铭却是:低调、腹黑、踩脸、坑杀……

不这么做,都对不起穿越的机会啊!

一旦喜欢了踩脸的节奏,真的是停都停不下来!

那个年轻的骄傲道士,你叫马砖对不对?吴喆心中早就叫过他无数次砖头,惦记着他之前对自己不屑轻视的模样。

你评价场上两人的武技,也就是仅凭眼光泛泛而谈,如何能与进化机体的超级演算相比?

在吴喆有了玄气的基础上,进化机体的学习能力已经短时间内学会了纵横拳与分云手,可以在头脑内建立一种虚拟空间,无限模拟两人的对打。

就犹如一台超级计算机,可以将国际象棋的步骤推算到上百万步之外。不逊于核爆炸级别的进化机体的计算能力,近乎完美地将两人对打的步骤展现在吴喆的脑海中。

虽然一个人出招可以千变万化,但两人在众人面前比斗切磋可不敢怠慢,各自使出最擅长的家传武技,这就是万变不离其宗。

于是,吴喆根据脑海中的推衍,脑海中将两人武技的进程完美地倒数计时。

“不会吧……你居然能判断得出他们的……”马砖和其他人一样意识到了不可能的一种可能。

这位宗主根本不想收徒的女孩儿,居然能预料双方的武技走向和准确的败阵时间?

一种被震慑感从心头升起,但很快被他经久以来的傲气勉强压制了下去。

一定是巧合!这一点都不符合玄武的可能!骄傲的年轻道士马砖心中坚定信念般地不断安慰自己。

旁边,宗主、白长老还好说,毕竟有之前的经验垫底。而博通道长最难以置信,他是在场眼力位居前列三甲的人物,瞬间便意识到。

他在吴喆倒数的时候,的确有些看出年轻侍卫的败阵态势。只不过直到吴喆倒数到“二”数字的时候,才能看准年轻侍卫已经上了圈套,十有八九要被反袭击。

但没有想到,吴喆的倒数居然如此准确,简直犹如让年轻侍卫和武国走读弟子代表霍敬戏子唱戏一般做出了配合。

博通道长小声问道:“死木头,你这准徒儿,莫非有点门道?”

宗主翻了个白眼:“就算她有点门道,我收徒眼界却高,未必便这般容易地收她为徒。”

博通道长夸张地一咧嘴,也不多说。

此刻,其实白长老与宗主也心中汗颜,相视微微苦笑:萧若瑶果然还是有出风头的念头。不过能适当低调总还比以前好。至少比跟在博通道长身边的年轻道士马砖强多了。而且现在面带眼罩,高调一点还能接受。

场上的两人,天波府年轻侍卫和霍敬,一个呆呆跌坐在地上,一个傲然而立微微喘息,渐渐发觉有点不对劲。

他们心中一个懊悔一个喜悦,分别以为会获得各自方面的一些叹息声和欢呼声,但静了片刻,愕然察觉到所有人注意力都不在这边。

他们刚才专心运拳过掌,自然没有将吴喆的话语听到耳中。可其他人却听得分明,自然都将注意力放到不可思议的倒数女孩儿身上,反倒对分出胜负的他们不太注意了。

“哈哈哈,巧合巧合,你这丫头真会胡闹。”宗主朗声长笑,将众人注意力吸引过来后,缓缓道:“龙傲娇啊,你说说看你的想法吧,小评一下。”

宗主居然叫出了吴喆除萧若瑶之外的化名。估计对付慈瑰时喊出假名头一事,宗主早就知道。

想想也是正常,宗门突然出现天妖宫的妖女,必然会有侍剑弟子将全过程原原本本地禀报宗门高层。

吴喆听宗主又让自己小评,也不再推辞,拱手道:“是。”

她转向场中,一抬衣袖示意跌坐着的年轻侍卫起来。

年轻侍卫赶忙跳起来。脸上神色相当不好意思,涨了个通红。

吴喆这么一抬手,对面的武国走读弟子中不少人赞了一句:这女孩儿手臂好白。

“交流第一,切磋第二,玄武为尊,心性更重。”吴喆半点不怯场,朗声向着全场道:“第一阵,我们这边略逊一筹。让我们来恭喜纵横拳的霍敬。”

吴喆现在玄气在身,令清脆叮咚的少女声音在场上回响,继而抬臂做出恭贺的动作。

一位少女当场坦然己方败阵的言语,令武国那边十几人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

同时诸位武国走读弟子也心中惊讶她直言不讳,半点没有牵强附会找面子的意思。

纵横拳的霍敬昂然回了礼,继而朝周围拱手抱拳致谢。

有武国走读弟子道:“这女孩是叫龙傲娇?有点怪的名字。”

“名字虽怪,但声音轻灵悦耳。会是一位美女吗?”

“应该是啊,不然她戴着遮眼面具为何?”

“旁边那老者也戴着,莫非是父女?”

“我觉得更像是师徒。”

“这女子香肩若削、青丝飘摆,若不是身姿有点胖了,定是位上等佳人。”

武国走读弟子门议论纷纷,楚公子却在旁有些疑问:“这女子的声音,怎么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长春看银屑病医院在哪里
天津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日照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遵义治疗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