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糟糕的练习

发布时间:2020-01-18 09:13:26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糟糕的练习

丽塔那篇报道要等到下个星期一,第二天是格兰芬多队对战赫奇帕奇队的日子。

哈利、弗雷德、乔治带着伊莱恩去找安吉丽娜,作为格兰芬多队最后一丝期望,他们连夜测试了伊莱恩的能力,确实很棒,谁也没想到她飞的这么好,而且很有力量,可以替代击球手的位置,绰绰有余。

他们去找了麦格教授,希望让伊莱恩在第二天登场。

如果是以前,这自然没有问题,可在《第二十四号教育令》之后,这项权利属于乌姆里奇。

任何一个团队招收新的成员都要经过她的审核,不出意外,乌姆里奇拒绝了!

哈利他们已经麻木了,但乌姆里奇的行为彻底惹怒了伊莱恩。

这小家伙满脑子危险思想,报复心理严重,又极其好战,她扬言要报复乌姆里奇。

虽然艾文警告她不要去袭击乌姆里奇,可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没有听进去。

艾文只能退而求其次,考虑在袭击乌姆里奇时不要被人看到。

不能直接在城堡内动手,城堡内除了学生外,还有无所不在的肖像画、幽灵和各种魔法生物。

如果他们袭击乌姆里奇很有可能被发现,只能让她离开城堡......

第二天上午八点钟,魁地奇比赛准时开始,这场比赛惟一的好处就是时间短。

格兰芬多的观众只需忍受二十二分钟的痛苦,很难说最糟糕的是哪一个,简直难分上下,罗恩二十二次扑漏球。

赫奇帕奇的追求手艾雷西亚实在太棒了,根本没有人能拦住他,奇迹是格兰芬多队最后只输了三十分:金妮在赫奇帕奇找球手夏比的鼻子底下抓住了飞贼,最后比分是二百六十比二百三十。

“你抓得好。”哈利对金妮说。

那天中午,公共休息室里的气氛很像一个特别凄惨的葬礼。

“很幸运!”她耸了耸肩,“那飞贼不是很快,夏比感冒了,在关键时候打了个大喷嚏,闭上了眼睛,反正,等你归队后……”

“金妮,我终身禁赛。”

“是乌姆里奇在学校期间禁赛!”金妮纠正他,“这不一样,反正,等你归队后,我会争取当追球手,安吉利娜和艾丽娅明年都要走了,我更喜欢进球而不是找球。”

至于罗恩,他缩在角落里,眼睛盯着膝盖,手里攥着一瓶黄油啤酒。

“安吉利娜还是不肯让他离队。”金妮说,“她说她知道他有潜力。”

到现在这个地步,安吉利娜对罗恩的信心已经变成了一种残忍。

罗恩离开球场时,斯莱特林人兴高采烈地高唱着“韦斯莱是我们的王”,他们可望夺得魁地奇杯了。

赫奇帕奇的追求手是很棒,但只有她一个人,其他球员很少和她配合,在这场比赛的后半段就体现出来,只要不让她碰到球就没有办法发挥,无论怎么看,那个小姑娘根本就不可能是斯莱特林队的对手。

更不用说,斯莱特林队还有很多卑鄙的方法对付她,比如袭击之类的……

只要能赢得比赛,他们才不在乎手段有多么的不光彩。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斯莱特林队将得到今年的冠军。

这个消息真令人沮丧,但也不及大家对乌姆里奇憎恨的万分之一。

霍格沃茨的学生对这场比赛的关注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持续到当天下午。

星期日晚上五点钟,和往常一样,哈利来到斯内普的办公室接受单独辅导。

还真是一个好消息都没有,他昨天和秋闹掰了,今天上午格兰芬多队刚刚输了比赛,现在他却要到斯内普的办公室里面来学习大脑封闭术,这个魔法只能让他感觉到痛苦,斯内普一次又一次插入更是让他的身体精疲力尽。

最近这段时间,哈利和伏地魔的联系愈发频繁。

他看到了太多不该看的、不该听的东西,他认为这是因为斯内普将他折磨的更疲劳的缘故。

在那些该死的梦里面,哈利知道伏地魔从卢克伍德那里获得了新的情报,关于神秘事务司的重要情报。

他之前毕竟在那里工作过,从他那里,伏地魔知道怎么得到那件东西。

此外,哈利还知道博德的死因。

卢修斯·马尔福对他使用了夺魂咒,希望他拿到那个预言球。

但是他根本不可能拿走,因为在古老的魔法保护下,只有哈利和伏地魔才能碰那个预言球。

为了防止博德泄露秘密,马尔福最后又杀死了他。

伏地魔终于知道预言球争取获得方法,万事俱备,现在就差引诱哈利去拿到它了。

艾文对哈利这个情报很满意,但斯内普一点也不满意,非常的不高兴。

“站起来,波特。”斯内普说。

哈利跪在斯内普办公室的地上,努力清空他的大脑。

就在刚刚,他又被迫重温了一串他都不知道自己还储存着的幼年记忆,大部分是达力那伙人在小学里对他的羞辱。

“最后一个记忆是什么?”斯内普问。

“我不知道!”哈利说,他疲劳地站了起来,发觉越来越难以分清斯内普不断引出的画面和声音,“是我表哥想让我站在马桶里的那个吗?”

“不是。”斯内普轻声说,“是一个男人跪在黑暗的屋子中间。”

“没什么。”哈利迅速地说。

斯内普的黑眼睛像钻子一样看到哈利眼睛里,哈利想起目光接触对摄神取念很关键,他眨了眨眼,移开了目光。

“那个人和那间屋子怎么会进到你脑子里的,波特?”斯内普说。

“那……”哈利回避着他的目光,“那只是我做的一个梦。”

“一个梦?”斯内普说。

一阵沉寂,哈利盯着一只泡在紫色液体里的死青蛙。

“你知道我们在这儿干什么吗,波特?”斯内普凶恶地低声问,“你知道我为什么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做这份讨厌的工作吗?”

“知道。”哈利生硬地说。

“说说我们在这儿干什么,波特。”

“教我大脑封闭术。”哈利又盯着一条死鳗鱼说。

“对,波特,就算你很笨,我以为这么长时间的课程下来,你总该有些进步了吧,但你刚刚告诉我,你做了关于黑魔王的梦,还有多少这样的梦?”

哈利回瞪着斯内普,憎恨着他,然后撒谎道,“就这一个!”

攀枝花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宁夏自治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南京牛皮癣医院
扬州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