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监管警示多地政信合作高风险

发布时间:2019-08-15 11:51:48

早报记者 张飒

为期60天的政府性债务审计大幕拉开,几度疯狂的围绕政府融资平台的政信合作项目也将面临收缩。

多位业人士昨日向早报记者透露,已约有80%的信托公司停做政信合作项目,控制收缩的原因一方面是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另一方面则来自信托业市场自身对于风险的评估。

“我们虽然还是想做,但是监管部门抓得比较死,我们早就停了。”一全国性信托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信托公司依然相信地方政府可以通过“卖地”偿还征信合作项目的资金,但不少地方政府的多个指标已经越过信托公司的风控红线。

一般而言,政信合作类信托的融资方是政府的各类融资平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基于融资平台背后的政府信用,信托公司乐于参与此类政信合作项目。

综合的口头警示及信托业内的共识,江苏、浙江省部分地区、重庆市已被划入政信合作“高危区”。

银监会口头通知调控总量

据受访的信托业人士透露,银监会早在今年3月就传达了控制政信合作的口头通知,要求各家信托公司政信合作的业务规模不得超过其2011年的存量规模。

这意味着,以2011年的业务规模为基准,各家信托公司不会获得新的额度发展政信合作业务,而如果某家信托公司政信合作业务规模已经超过2011年的业务规模,直接停做此类业务。

“由于口头通知来自监管信托公司的银监会非银部,所有信托公司都得遵守。”上述受访的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市场上只有一些有额度的信托公司还在少量参与政信合作,80%的信托公司都已经停做这一业务,亦有一些手里没有额度的信托公司用“TOT”(信托中的信托,主要是通过一个信托计划买另一个或多个信托计划)的方式转借尚有额度的信托公司绕道为政府项目融资。

可资佐证的是,据财新网援引多位业人士的话称,监管部门已着手摸底上海地区全部信托公司的政信合作规模,主要是对规模进行总量控制。

据悉,政信合作项目的融资标的大多超过5亿元,由于资金对接的是较为长期的项目,融资期限多在2年以上,通常不会超过3年。亦有少量一年期的政信合作项目,主要对接一些银行贷款将到期的保障房项目“房子已经盖得差不多了,缺点钱,额度不会太大”。

融资成本方面,基于融资平台资质和还款能力的不同,融资平台需支付的总的融资成本在9%~16%不等。

“高危”地区再融资冲动

事实上,银监会以及地方银监局都曾针对一些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向信托公司发出口头警示。

供职上海某信托机构的人士透露,监管部门已经口头警示了江苏省政府平台的风险,认为当地的负债率过高。

“我们其实已经停了。对江苏省我们是分区域来看的,盐城、昆山已经停做,南京不在此列。”该人士表示。

又如浙江安吉。据透露,银监会曾向信托公司口头警示浙江安吉是政信合作的高风险地区。

“江苏、浙江等东部沿海地区,都是政信合作项目特别受市场欢迎、非常好发产品的地区,早已有一波一波的信托公司把这两个省内的地市级、县级以及开发区的平台公司扫了一遍又一遍。”受访人士指出,信托资金扎堆往这些地区涌,造成当地政府的负债率超标。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部门的口头警示并非禁令,尤其地方持股、控股的信托公司,对政信合作业务的风险有不同的偏好。

“监管部门已经提醒浙江安吉有很大的风险,但是浙江本地的信托公司万象信托还在帮安吉的平台公司融资,我们相信万象信托一定是有实实在在拿到手的保障才会去做这种高风险的项目。”前述全国性信托公司人士说。

“安徽的国元信托,安徽省内的县级平台都能做信托,一融几亿元。我们肯定不会(这么做),一般做到市一级的政府平台已经很不错了,县一级的,百强县的后50名我们都不做。”该全国性信托公司人士说。

对此,业内人士解释称,省一级的信托公司大多由当地国资委控股或持股,而城投公司等地方融资平台又多数划入国资委系统,省级信托公司为省内的地方融资平台融资,“等于是左口袋掏到右口袋”。

另一信托人士指出,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其所在信托公司对于政信合作业务的基本介入门槛是地方一般预算收入在40%以上,负债率在40%以下的地市级政府平台。

业界忧重庆偿债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信托业人士透露,在监管部门对政信合作总量控制的压力之外,信托公司已经对部分地方政府负债率过高达成共识,这些地方政府已经无法通过信托机构融资。

比如重庆,“整个重庆市都超标了。”上述多位受访的业内人士说,尽管当地官员频频吹风“手里有地”,即让市场不必担心其未来的还款来源,但信托公司在业内形成的共识仍是当地负债率过高。

前述全国性信托公司人士指出,信托公司对于是否介入政府平台的融资项目都有一系列评判标准,包括土地出让收入、土地价格、当地的商品房价格、一般性财政收入等,如果某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部分指标不达标,信托公司还会看其是否有补充的还款来源或抵押物。

“我们对这个区域会有个综合判断,负债率多少、业务资产收入多少,已经大大超标的肯定不能做。”该信托公司人士指出,由于某个平台公司的某一个项目可能不止找一家信托公司融资,信托公司在进行尽职调查时还查阅平台公司及当地政府所提供的近三年资产负债表和近三年的审计报告。

“或有负债、已有负债都要看,上面只要显示"信托",不管以什么形式,我们都会认定为信托融资。”

另据一信托公司人士透露,年初重庆多个平台公司的老总落马进一步令信托公司对重庆“敬而远之”。

“对于信托公司而言,政府平台在融资的过程中最好不要换人,换了人就不好做,换得太频繁对我们影响也比较大。”该人士指出,地方政府官员频繁更迭亦对政信合作业务的发展和风控带来不小影响。

腹泻怎样快速止泻
吃坏东西肚子不舒服小妙招
脑血管栓塞是怎么引起的
如何缓解宝宝肠胀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