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亡灵的后裔 第一七零章 等待

发布时间:2020-01-18 09:39:52

亡灵的后裔 第一七零章 等待

鸣鸾殿

甜甜的香气充斥着整座宫殿,宫床之上,轻纱垂落,金丝裘巾半遮半掩在呼兰瑾曼妙的身体上。一阵阵幽游的甜香钻入鼻中,她的脸颊微微泛红,那绝色的容颜更显娇美。

呼兰瑾已经隐约明白了蓝心所用的催情香,主要成分竟是来自北部冰原巫神雪山的芫菁莲子,并且混入了黑寡妇的毒液。

芫菁莲子皆是孪生,分阴阳。阳莲子可让贞洁烈女变成荡妇,而阴莲子对于男子具有极大的催情作用,不过其蕴含毒性,只有混入黑寡妇毒液,才能中和毒性,同时也更能惑人心智,乃是极为难得的催情香料。她想不透蓝心为何会携带此物,难道她本就想要对哪个男子下手?

不过更令呼兰瑾绝望的是体内的药物。蓝心很聪明,她为了避免被怀疑,并没有使用毒药,而是用了一种麻醉身体的药物,这种药物兼具安神的作用。蓝心所用的剂量足以让她在三个时辰中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力,但是头脑却始终保持着清醒。

想明白了这一切,深深的无力感席卷了呼兰瑾。她此时一如那个跪在血泊中的小女孩,十年前,她也曾想要拉住阿恒的手,试图改变那无能为力的命运,但是他却绝然离去,最终她只能堕入了无间地狱。

这一次,呼兰瑾知道阿恒就在不远的骊宫,但他能够阻止这即将发生的悲剧吗,还是任由她坠入更深的地狱?呼兰瑾明知道一切都只是幻想,但她依然忍不住地期望奇迹出现。可是阿恒一无所知,他根本不清楚他的小瑾将要面临怎样的厄运?

这样也好,让一切随风而去吧!过了今天,阿恒将再也见不到她了。因为她不愿意让阿恒为此痛苦,更不愿意让阿恒看着她毒发后老去的模样。因为她就是那月下的美人,转瞬即逝的红颜。晶莹的泪水自眼角不停地滑落,透过华丽的金丝,隐没在绸缎之中,便如她的一生,晶莹剔透地出现在世间,无声无息地离去。

殿外已隐约传来了一个内侍的声音,该来的终于要来了吗?

……

“郭统领,老奴就送到这里了,陛下吩咐你自己进去!”内侍恭谨道。

自己进去?郭武皱了皱眉头,问道:“陛下可在殿中?”然而内侍却已转身离开了。郭武挠挠头,什么人嘛?话也不说清楚!他走到殿门前,说道:“陛下,臣郭武觐见。”

没有回音。

郭武再次道:“陛下,臣郭武觐见。”

依然没有回音。

难道殿内没有人?那陛下吩咐我进去做什么?郭武一时猜不透,有心离开,却又怕皇帝随时过来。他耐不住好奇,轻轻地一推殿门,没有上锁,立时打开了容一人走入的门缝。紧接着,一股甜香钻入他的鼻孔,郭武用力嗅了嗅,很特别的香味,一股热流自丹田传遍全身,竟是异常陶醉的感觉。

这股甜香仿佛有着魔力一般,郭武不知不觉地便被吸引了进去。他信步走入殿内,殿门虚掩,所以殿内并不算明亮,但这柔和的光线却将殿内的雕花屏风衬得美轮美奂,别有韵味。

殿内果然空无一人,郭武潜意识中觉得有些不妥,想要离开,却又移不动脚步。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呼吸已经变得越来越粗重。

……

呼兰瑾听着进入大殿的脚步声,几近绝望,她的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眼前的虚空,她多么希望阿恒忽然自那虚空中出现,将她从这悲剧之中拯救出来。阿恒,你为什么还不来?为什么?难道你已经忘了你的小瑾吗?

鸣鸾殿中只剩下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忽然,只听“啪嗒”一声,隔着宫床的屏风倒在了地上,摇曳的宫纱被扯落在地。呼兰瑾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一个双眼血红的男子,他一步步地向着宫床边走来,她几乎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体散发出的巨大热量,那热量来自一个男子最原始的欲望。这个男子正是郭武,他此时已被催情迷香完全控制了,恍若一头被****充斥的怪兽。

呼兰瑾的睫毛闪动着,她无力抗拒,她只能如木偶一般接受这悲惨的命运。

郭武赤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躺在宫床上的曼妙少女,轻纱之后是那惊心动魄的美丽。此时,他的整个人都仿佛要爆炸了一般,他积蓄了最原始冲动的身体急需要发泄的地方,而眼前的少女显然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轻纱已被扯去,金丝裘被被粗鲁地掀到一边,露出了呼兰瑾年轻却充满诱惑的少女之身,她单薄的衣衫根本无法抵挡男子身上散发的热量,呼兰瑾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那炙热的眼神灼伤。那有力的手掌已经握在了她的领口,只要轻轻一扯,就将撕破她最后的尊严与希望,她守护了十年的少女之心也将随之破碎,掉落尘埃。她想要出声制止这一切,然而,只有无声的泪水大滴大滴的滑落。

外面响起了悠扬的钟声,那是朝会召集的声音。那个恶毒的少女,她视若妹妹的女子,也许正一步步走向光明殿那座至高无上的龙椅,却让她在此承受了无尽的羞辱,然后再被那个受尽宫怨折磨的皇后以耻辱的罪名杀死自己。

钟声继续悠扬回荡,呼兰瑾却感受到放在领口的大手忽然一顿。她看向眼前这个被欲望控制的男子,竟发现对方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清明,虽然只有一丝,却让她看到了无尽的希望。

“啊!”郭武忽然痛苦地一声大叫,他用力揪住自己的头发,连退几步。他认出了眼前的女孩,正是他心中梦寐以求的女子,蝶念姑娘,也是阿恒口中的小瑾。怎么会这样?他感觉自己的神志又开始迷糊起来。不,不能这样,他喜欢她,怎能伤害她?但是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他再次一步步地向着床边走去。

阿恒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来救我!呼兰瑾内心痛苦地嘶喊,她清楚再次陷入欲望之中的郭武再也不可能清醒过来了。

郭武狰狞赤红的面孔吐着热气,他的双手探向单薄的衣衫,只听一声脆响,纽扣顿时崩裂,衣衫下露出惊心动魄的……

然而,只听咔的一声,一只修长的手掌砍在了郭武的脖颈上,可怜他尚未来得及看上一眼,便软软地向一旁晕倒过去,身后露出了一个震惊莫名的少年。

阿恒!呼兰瑾的泪水瞬间模糊了眼睛,自己不是做梦吧?他来了,他真的来了,这一次,阿恒没有抛弃自己,他真的来了!

“小瑾!”阿恒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少女,飞快地用替她掩上了衣物。很快,阿恒发现她被点了哑穴,一挥手,便解开了穴道。

“阿恒!”呼兰瑾穴道刚解,便痛哭出声,“阿恒……抱紧我……我真的……真的好害怕!”

阿恒将面前的女孩紧紧地搂在怀中,少女的泪水瞬间浸透了他的衣衫,温热了他的胸膛。

阿恒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明白:方才若晚了一步,必将发生令他抱憾终身的惨事,也许他将会彻底失去最好的兄弟和最爱的女孩!

阿恒一阵后怕:若不是听到钟声发现皇帝已不在后宫,此刻他也许还继续逗留在骊宫之中,如果他晚来一步,当木已成舟,他一定会疯了!(未完待续。)

余姚市第二人民医院
中国人民第一九五医院
四川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衡水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治疗牛皮癣天津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